謝正軍繪(新華社發)
  核心閱讀
  甘肅省定西市地稅局原副局長劉生海職務犯罪案件,日前經酒泉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後,作出一審判決:法院以受賄罪、貪污罪、挪用公款罪、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、徇私舞弊不徵稅款罪,決定對被告人執行有期徒刑22年。令人關註的是,這個受賄金額近千萬元的“巨貪”,其墮落腐化之路,開始於當初對於年節“小”禮的來者不拒。
  走上紀檢崗位也沒收斂貪財之心
  1995年是劉生海人生的轉折點。那時,他還是酒泉財校的一名會計學教師。這一年,劉生海調入敦煌市地稅局做幹事。談及當初工作調動的原因,他說,是想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乾一番事業。之後,劉生海仕途順利,一路被提拔為敦煌市地稅局局長、酒泉市地稅局紀檢組長、定西市地稅局副局長。
  從上任敦煌市地稅局局長之後,當初的雄心壯志逐漸消磨殆盡。即使後來走上紀檢崗位,也沒讓劉生海收斂貪財之心。
  “接到舉報之後,我們偵查發現,劉生海的主要犯罪事實發生在他任敦煌市地稅局局長期間,當時他只是一個科級幹部。這個級別的幹部貪腐數額如此巨大,在酒泉市檢察機關建院以來是前所未有的。”酒泉市人民檢察院反貪局局長朱兵說。
  經法院審理查明,劉生海在擔任敦煌市地稅局局長、酒泉市地稅局紀檢組長期間,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,收受、索取他人財物數額達472萬餘元;通過套取代扣稅款手續費,私設“小金庫”,以提取現金、報銷個人支出費用等方式,將單位公款140餘萬元據為己有;將單位“小金庫”資金近50萬元以個人名義借給他人炒股營利。
  此外,作為國家工作人員,劉生海家庭財產、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,除受賄所得款項、貪污所得款項外尚有588萬餘元差額部分不能說明來源;利用稅收徵管職務之便,在沒有繳納稅款的情況下,指使下屬違規開具金額近565萬元的建築安裝業發票一張,致使國家稅收損失27萬餘元。
  收別人送的錢,也送別人錢;私人送節禮,單位用公款也送
  被逮捕後的8個月時間里,劉生海開始回憶並自省犯罪之路,而這一切的髮端,卻是當初收下的一份份年節“小”禮。
  據劉生海案的主審法官、酒泉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庭長劉玉強介紹,正如劉生海所說,他受賄的金額是逐漸增加的。從最初的幾千元、幾萬元,到後來的幾十萬元甚至一套房子都敢“笑納”。這樣一點一點地陷入泥潭,與年節上門送禮的小恩小惠不無關係。
  劉生海告訴記者,當初他也知道,不管是單位的同事還是社會上的生意人,沒有無緣無故找上門來的。但是,這些人往往並不在送禮時提出需求,而且,很多人都是地方上的熟面孔,或者經人介紹,加之是逢年過節,就更不好意思拒絕。
  根據法院審理認定的情況,劉生海收節禮基本上都是現金為主,少則5000元,多則數萬元。
  當地一家礦業公司因每年年底停產,至第二年3、4月份開工,自然就錯過了給劉生海春節拜年的機會。於是,這家企業的老闆在2006年底至2007年底,先後7次以回湖北老家前看望或者以開工前拜晚年為由,送給劉生海現金13萬元。
  劉生海收禮的場合也是五花八門。2007年春節期間,當地一家棉業公司的負責人為了和劉生海搞好關係,約其打麻將,就在劉生海起身上廁所期間,這位老闆在衛生間塞給劉生海2萬元現金,劉生海欣然接受。
  劉生海說,多年來,各個單位利用公款相互拜年,也會讓很多領導幹部或者手握實權的工作人員,產生對節慶收禮習以為常的心態。
  “過節前後不光別人給我送禮,我也給別人送禮,所以感覺禮尚往來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劉生海介紹,就連單位也會按照慣例用公款給領導送節禮,這樣一來,節禮也就越收越順理成章,越收越沒有壓力。
  專家建議對“節禮”和“賄賂”的邊界進行具體規定
  在很多腐敗案件中,節日送禮的場景和細節每每被提及。一些專家建議,過節送禮的危害性既需要制度約束,也要從道德教育和文化層面引起足夠重視,不要讓“小禮物”慣出領導幹部的“大毛病”。
  甘肅省委黨校法學教研部主任張佺仁認為,雖然年節屬傳統文化的範疇,但領導幹部手中的權力意味著,人情往來很容易演變為權錢交換。應當對幹部的人情往來進行更加具體的規範,比如對“節禮”和“賄賂”的邊界進行具體規定。
  同時,張佺仁認為,避免讓年節禮拉幹部“下水”,還有一個關鍵之處,就是領導幹部自身要把握道德底線。“不少官員認為‘過節收禮不算貪’,實際上,這種想法脫離黨性,與法制相悖。”張佺仁說。
  近期,中央發出的一系列禁令,也明確將收受節禮以及公款拜年等內容列入其中,並要求令行禁止。朱兵認為,好的政策落實要到位,必須杜絕制度“寫在紙上、掛在牆上、列在本上”,卻沒有“記在心裡、體現在行動上”。
  鏈接
  劉生海供述——
  最可怕的是成了習慣
  走上領導崗位之後,每逢節慶,幹部職工登門拜訪都不會空手而來。在長久形成的社會風氣以及似乎與民俗相關的氛圍中,我從最初的不願收,發展到來者不拒。隨著擔任領導職務的時間越來越長,送禮的圈子也越來越大、越來越複雜。
  各種有求於我的企業和老闆,在我周圍形成了一個如影隨形的包圍圈。開始,面對著阿諛奉承、前呼後擁,我也很反感,多次嚴詞拒絕了那些為拉關係和得好處送我的錢財。可是,經歷的多了,我也就慢慢地認可了他們的做法。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q56pqerho 的頭像
pq56pqerho

拐杖

pq56pqer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